广告位
文章正文
中国中铁微信:海拔4750米!生命禁区里的守望者
作者:  来源:中国中铁   发布于:2021-01-13 15:11:03    文字:【】【】【



    “征途漫漫,惟有奋斗。我们通过奋斗,披荆斩棘,走过了万水千山。我们还要继续奋斗,勇往直前,创造更加灿烂的辉煌!”习近平主席发表的二O二一年新年贺词为全国人民吹响了新一年奋斗的号角,令人倍感振奋和自豪。

    奋斗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今天,我们就为大家带来一段奋斗者的故事,用他们的动人事迹感召你我,在新的一年继往开来、砥砺前行。

    上世纪60年代,中国中铁科研院西北院老一辈科研工作者在远离人类文明的“生命禁区”,建起了包含9个观测场的风火山科研基地,为青藏铁路上马提供了数千万科研数据,填补了我国冻土科研事业的空白。周怀珍、王占吉、张鲁新……一个个闪亮的名字永远载入了我国冻土科研事业的史册,他们含冰卧雪、战天斗地,向世界展现了中国中铁科研人薪火相传的“风火山精神”。去年12月份,由此采写而成的作品《海拔4750米 生命禁区里的守望者》在国务院国资委宣传局、人民网联合主办的“第三届中央企业优秀故事发布活动”上荣获一等奖,并作为10个获奖作品代表之一参加了发布活动现场展演。


    海拔4750米,高寒、低压、缺氧……极端的气候和自然条件常年在风火山囤积,一天四季的轮回更替,让人恍若隔世。诸多年来,这里被世人称为“生命禁区”。

    1961年,中国中铁科研院西北院为了破解青藏铁路高原冻土区筑路技术难题,在青藏高原海拔4750米的风火山北麓,建立了我国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全年值守的多年冻土定位观测站,开展高原气象、地温、太阳辐射以及各类工程建筑物地温场变化和稳定性的观测。

    59年来,这里空气稀薄、荒无人烟、气候极端恶劣,是生命禁区中极为险恶的区域,冬季气温低达零下43度。

    59年来,风火山观测站的科研工作从未停歇,先后有200余名科技工作者奋战在这个生命禁区,挑战高寒缺氧。

    59年来,先后有四代科研工作者把自己的青春、智慧和生命献给了冻土科研事业。 ……


孜孜不倦,奉献青春书华章


    今年59岁的李勇是现任风火山观测站站长,他和同事们在这片生命禁区坚守了37年!

    1983年,李勇从南京气象学院毕业,分配到西北院,凭着一股不服输的闯劲,他自告奋勇来到风火山观测站搞科研。37年来,他用无悔的青春年华和永不屈服的钢铁意志谱写着壮丽的人生篇章,为青藏铁路冻土科研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初到观测站,李勇主要从事地温场数据观测。冬日,刺骨的寒风吹打着僵冷的身体,大雪过后,灿烂的阳光刺得眼睛扎疼;夏天,时而风雨交加,时而电闪雷鸣,时而又冰雹阵阵,如同上演魔鬼剧。

    除了采集风火山观测站数据,科研人员还要定期到西大滩至唐古拉8个地温场开展巡回观测。1985年秋末,大雪封山,寒锁高原,李勇顶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乘坐没有暖气的大卡车,纵使穿上羊皮棉袄、羊皮裤、棉皮鞋,也难以抵御严寒,靠驾驶室窗户的半个身子冻麻侧转后背,后背冻麻木了又换回来,颠簸10余个小时,到达观测场后走路都变了样。

   青春的记忆总是令人难忘。时光飞逝到1995年,李勇已经在风火山观测站奋斗了整整12年。当年那个英姿飒爽的青年已成长为一名质朴憨厚的中年男人,也成为了观测站的技术骨干。这一年,他被任命为观测站副站长。 

    为了增加读取和记录数据精度,善于钻研的李勇开始思考在风火山建立自动观测系统。他和另一名科研人员陈英福一起自学,请教老专家,一点一滴积累,并亲自动手挖缆沟、放线。功夫不负有心人。1998年初,自动观测系统就在这个世界上最高的冻土观测站运行了。



艰苦奋斗,生命禁区中实现科研突破


    2001年6月,青藏铁路终于开工了。李勇断然放弃回兰的机会,毅然选择坚守在青藏高原,为修建青藏铁路做先行试验,试验段工程的研究成果直接决定着青藏铁路的工程质量。有着扎实冻土知识和丰富观测技术的李勇,承担了风火山观测站的科研工作,同时担起了中铁科研院西北院青藏铁路科研测试队队长的重任,全面负责清水河、沱沱河等试验段科研测试工作。

    冬天的风火山异常寒冷,平均气温达零下20多度,测试要跨越数十个工地,上千个观测点,李勇带领观测科研团队严格按照测试频率,逐点测试、逐个读取记录。有时候用来测地温零温头常常被冻结,只能用手暖化后再进行观测;有一次抄平观测,突然下起了大雪,为了保证仪器正常工作,李勇果断地脱下棉衣,把仪器包裹起来,待观测结束后,他全身都冻麻木了。 


    2002年底,李勇在整理观测数据时发现,试验段路基出现了异常沉降,与人们普遍认为寒季路基冻胀的理论背道而驰。他一方面对观测工作进行了彻底自查,另一方面增加观测点和观测频率,经过半年多的论证和现场挖探,终于查清了缘由:路基成型后,本身的沉降抵消了寒季冻土的冻胀量。时任原铁道部副部长孙永福高兴地称赞:这是冻土研究的深化!

    常年累月在高原工作,李勇皮肤发紫,头发脱落,牙齿松动,患上了关节炎和肩周炎,遇到阴雨天就异常疼痛,却也换来了一大批宝贵的科研数据和成果。截止目前,已取得测试数据1000多万个,获得了一批有价值的科研成果。 
 

专心科研,留下四代人心血与汗水

    2019年3月25日,央视《朗读者》以“眼泪”为主题那期节目中,国内著名冻土科学家、中国中铁科研院西北院冻土专家张鲁新带领冻土科研团队,深情回顾了西北院几代人在青藏铁路修建过程中发扬风火山精神,为攻克多年冻土世界难题所做出的奉献。看到电视节目的那一刻,回首过往,李勇激动地哭成了一个泪人。59年来,中国中铁科研院西北院先后派出了200多名科技工作者前往风火山观测站开展科研攻关,这里留下了四代科研人的心血和汗水。 

    风火山的科研工作,对及时性、准确性、连续性要求极高,这就决定了科研人员必须每时每刻坚守风火山。山上读不到报刊、听不到广播、更看不到电视,生活十分单调、枯燥、乏味。夏季,上山的人多了,山上还有几分生气。可是到了冬天,大批的科研人员撤回兰州,三、四个人留守在山上,孤独和寂寞就更加难以排遣。特别是逢年过节,内地是万家团圆,欢天喜地;山上却是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夜里,他们常常蜷曲在冰冷的被窝里,在心中向远方的亲人默默祝福。

    当儿子难以尽孝、当丈夫难以尽职、当父亲难以尽责,这是风火山科研人员情感生活的真实写照,他们已经把深深的爱、浓浓的情全部倾注在青藏铁路的科研事业上。

    巍巍的风火山上,埋葬着“魂系风火山的好干部”王占吉的忠骨。20多年来,只要一提起王占吉的名字,全院科研工作者无不感叹:“他是为青藏铁路科研事业积劳成疾,最后把生命献给了风火山!”


传承精神,继续发扬光大

    如今,青藏铁路早已通车并持续安全运营,这一举世瞩目的成就与风火山观测站冻土科研团队艰苦付出息息相关。同时,以风火山观测站为基础的冻土科研成果走出青藏高原,为世界上第一条穿越高寒地区的高速铁路——哈大高铁的建设提供了技术支持,还输出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应用到“莫斯科-喀山高铁”等国外寒冷地区的高铁建设。

    风火山观测站,因为四代科研工作者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突破了青藏高原修建铁路的筑路技术难关,先后获得“全国铁路先进集体”、“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等多项荣誉,李勇个人也先后获得原铁道部科学技术奖、中国铁道学会科学技术奖、青海省劳动模范、青海省和甘肃省科学技术进步奖等17个奖项。这些荣誉是对他工作成绩的肯定,也是对他极大的鼓励和鞭策。

    “不管多少年,我们这里的科研工作不会停!”今年李勇已经59岁了,他即将退休离开风火山,但是年轻一代的科研人员将继续走上风火山观测站,针对气候变暖、冻土退化等大环境问题,全面提升观测的自动化水平,进一步开展高原高寒冻土观测技术与观测数据利用的深化研究,为高原高寒铁路、公路等工程建设与运营安全保障提供技术服务与支持,将传承了四代人的“风火山”精神继续发扬光大。

     文章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GZC8_nRsTWjhhRjnC7TTwg


本网站版权归中铁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所有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西月城街118号 邮编610032

E-mail ztkyywz@cragc.com.cn fax: (028)86119790